中正公園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顏家宗祠

  在中正公園的一角,有著顏家宗祠,它的前身便是「陋園」。   當初日本統治台灣後,民營礦業全數被日本徵收。後台灣總督府頒佈「臺灣礦業規則」,准許台灣人申請開採。金礦礦權卻被日商藤田組和田中長兵衛掌握。之後,藤田組因顏雲年幫助維持瑞芳一帶礦區的治安,將基隆山週邊煤田出租給顏家,1914年時,顏家已租下藤田組在瑞芳的所有礦區。     後來,顏家與藤田組合資成立「臺北炭礦株式會社」,顏家事業起飛,便買下木村久太郎的別墅作為住所。木村返回日本後轉售給顏家,由顏國年取名作「陋園」。顏家買下後,便大事翻修及興建樓宇,且搬遷家族成員及宗祠至此處。陋園為日式為主,兼具西式風格的庭園,規模壯觀,且其定期開放給一般市民參觀。且因顏家好賦詩,陋園遂成了全台詩人聚集處;顏家與日本執政互動密切,陋園也成為當時日本官方與台灣菁英的交流場所。     但在二戰時,部份庭院被強制充當日軍軍營,二戰後又被國府認定其為日人之財產因而被國軍接收,被作為眷村用地,目前稱「建國新村」。陋園的剩餘部分,顏家陸續捐出作為光隆家商的校地,今日僅遺留顏家宗祠等部分土地,昔日規模龐大的顏家庭園已幾無跡可循,令人不勝唏噓。   日本統治台灣後,民營礦業全數被日本徵收。而後,台灣總督府頒佈「臺灣礦業規則」,准許台灣人申請開採。但金礦礦權卻被日商藤田組和田中長兵衛掌握。之後,藤田組將基隆山週邊煤田出租給台灣本地人,因顏雲年(1874-1923)幫助維持瑞芳一帶礦區的治安,與日本人的交情甚好,所以獲准承租採礦權,之後設立「金裕豐號」承租瑞芳礦區,1904年取得三瓜子煤礦之開採權,又陸續取得猴硐、瑞芳一帶及深澳、平溪石底、五堵、三峽、板寮等地的採礦權。1914年時,顏家已租下藤田組在瑞芳的所有礦區。   顏家與藤田組合資成立「臺北炭礦株式會社」,但藤田組將所持有的60%股份全部讓售予顏家,之後便將臺北炭礦會社改組為「台陽礦業株式會社」,且將顏家經營的「雲泉商會」擁有之瑞芳金礦併入,成了掌握金、煤礦的企業。1923年時,顏家所投資的關係企業橫跨礦業、交通、木材、金融、水產、造船、倉儲、化工、拓殖、食品、保險等,全盛時期更擁有五十幾間公司,規模相當龐大。   同時期,日本的三井財閥於日本本土經營礦業成功,遂進入台灣煤礦業。三井買下當時顏家所承包,煤藏量豐富的四腳亭煤礦,意圖將顏家勢力排除,但顏家不服,雙方曾因經營權之問題進行多次的對抗,最後於多次調停下,顏家與三井合資成立「基隆炭礦株式會社」,但實際上擁有經營權者為三井。   顏雲年出任台灣總督府評議會評議員。但在1923年,顏雲年卻因罹患傷寒去世。他龐大的事業,由其弟弟顏國年(1885-1937)延續,並將其發揚光大,不只繼續進行多角化投資,並拓展事業至中國,但顏國年也在1937年撒手人寰。   顏家事業並沒有隨顏雲年兄弟的離去而消逝。顏欽賢接掌台陽礦業後,產金量達到最高點,煤礦產量亦因工業發展,大量供給內銷且銷往國外。   台灣歸返中華民國後,台陽礦業恢復運作,卻由於台陽的日人股份過高,被國民政府接收,遲至三年後才由顏家重新掌握經營權,改組成「台陽礦業股份有限公司」。1960年代,顏欽賢為了使企業多角化經營,投資造船、運輸與金屬等,成立蘇澳造船、三陽金屬與瑞芳工業,並且買下台北客運。但深深依賴採礦的台陽礦業,由於礦藏逐漸枯竭,終究只能走向夕陽工業。在經年累月的虧損下,台陽礦業於1971年終於宣告停止採礦。顏家「台陽王國」的霸業也正式劃下句點。   雖然顏家事業不如以往礦業龐大的規模,但當初從台陽開展出的相關企業,不少仍活躍於商界。顏家家族的成員,也在各領域發展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